標題:生為台灣狗的悲哀
時間:94.02.20
出處:寶島動物園
作者:

92年8月10日,下午約四點時,有位客人進了店中告訴我
店對面的巷子口有一隻狗被布包著丟在那,看起來好可憐..

我心想大概是隻被車撞的狗,又有路人給了他一塊舊衣破布蓋著
頂著外面三十幾度的炎熱太陽,過了馬路前去查看

若他真的被車撞,也不能放他在那等死,至少也要帶他去安樂,減少痛苦

過了個馬路,看到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象,那隻狗不知為何
被數件毛衣,加上一個床罩,加一個毯子,加一件夾克和雨衣
再用繩子綑了好幾道,綁了死結,只露出個頭,也就是說
那隻狗在三十幾度烈陽下,被包的死死的逃不出來,丟在路邊曬太陽
並且不知道有多久了.....
不論他有傷沒傷,在大熱天被包成那樣放在太陽底下
應該也會中暑或脫水而亡


我不知道他是因被撞的血肉模糊才被包成這樣止血,還是如何
星期天,大部分獸醫院都休息,若剪開了他在流血,我要送去哪兒..

緊急打給長旺娘 & Queen媽請教,她們決定立刻趕來救援此狗


帶著剪刀,水,碗及ad我去剪開了那幾條黑繩,掀開層層厚衣
本以為剪開後他會馬上跳跑,或是血肉模糊,
結果他仍一動也不動的趴在那兒喘氣,給他水他一口也不喝
他無法行動,應是腳斷或癱瘓
好多的跳蚤和壁蝨...好多,好多,好多,好多 ..
再次回到店中,拿了蚤不到去幫他噴了五六下..

他的跳蚤壁蝨之多,算是我頭一次見到,我敢摸卻不敢抱
不一會兒queen媽和長旺娘,趕到現場,二話不說
找了個箱子抱狗進去,毫不嫌棄毫不遲疑(慚愧.....非常慚愧及敬佩)



一行四人到了醫院(加上長旺娘的男友),
三位醫師診斷出他後腳斷了,應該不超過一個月.....
(天哪,還不是剛斷的)



他的蛋蛋有一顆凹凸不平,懷疑有腫瘤


即使噴了蚤不到,他身上仍有數百隻壁蝨,耳內更是數不清
屁股及蛋蛋上也滿滿滿滿的壁蝨



他完全無法靠自己站起或撐坐,他唯一就是只能把頭抬成這樣


醫生在幫他掃描有無晶片


他的蛋蛋特別大一些,除了一粒不平整外,醫生說他看來肥肥的肚子
懷疑是腫瘤轉移或是內出血,他應該是很瘦的
他的後腳似乎不只是斷了,斷了應該也是可以撐起上半身
我看他有點像是癱瘓,眼睛也流著膿,下體也有流著血
他的小雞雞看起來也不正常的彎曲,一度我們還問醫生
他的雞雞是不是斷了
無法嗯嗯跟尿尿不知道多久

醫生說他是十來歲的老狗,在三位醫師診斷後
原本電話中不願安樂狗的醫生,也無奈的點頭同意
面對這樣的狗,老天有第二條路給他走嗎?

一向沒撿過狗,也不打算撿狗的我,居然遇到這樣一隻狗
我不明瞭是什麼樣的主人,把他養成全身是病...
我自己覺得他應該是隻受虐犬,由於他腿看來沒有外傷
會是他主人打的嗎??? 他的毛,看來剛剃也沒有幾天
為什麼剃他的毛,不治他的病
又是為了什麼,丟他還要把他綁死成這樣,直接丟也好過悶死熱死他
為什麼有人會把心愛的家人,像垃圾一般的丟在巷口...

在研究怎麼載他去醫院時,我們走進走出的,一時沒注意
再度走回狗身邊時,居然有人把一袋垃圾丟在他頭上......
另有一人準備開車離去,厭惡的看著我們,用力的踩著油門不離去
而狗及我們就正蹲在他的排氣口旁...聞著癈氣.....

做完診斷,我們四人加上三個醫生幾乎是全數覺得,除安樂別無辦法了

一路都在哭的長旺娘,仍然一直哭著...queen媽也是忍不住眼淚


在決定安樂後,總要在他上路前給他飽飽飽的一頓
醫生拿出了罐頭,用湯匙一匙匙慢慢的餵他,
雖然他抬不起自己的身子,仍是吃了三碗


醫生又去拿出雞腿,一小塊一小塊撕給他吃,直到他不吃為止...


大家從一進醫院沒停過的摸著他的頭給他溫暖,給他愛...
吃飽飽,對不起底迪,我要送你上路了.......乖...不怕...
你可愛的樣子,我會代替你的主人永遠牢牢記在心裏


一隻隻的手,並不是壓著他,是要用盡全部力氣把愛傳給他,
每一隻手都在告訴他,我們很愛他....不要難過,不要傷心,
你的苦我們都知道,你的痛,我們都好在乎,好在乎.....


在鎮定劑打下去時,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叫了起來
這麼虛弱重病的狗,居然在鎮定打下去一會兒,用力的叫了幾聲
底迪,你大概是恨我,恨你遇到了我,送你上了黃泉路....


底迪,這是你生前的最後一張照片,不知道你叫什麼,
也來不及給你個名,不過,我不會忘了你,你存在過
對不起,我救不了你,原諒我


底迪,你安靜的閉上眼走了
願你心中無恨無牽掛

醫生說,他的劑量都沒打完,他就過去了,實在是非常的重病虛弱
一種狗,百種命,看他剃了毛可愛的臉,曾經也是別人的寶吧..

雖然我是贊成安樂死狗的人,但第一次把一隻狗安樂
心中的沉重,痛苦與難過,真是千頭萬緒說不出口

vivien趕來義助我,她搬起裝入箱中的狗屍放入車中
在開往焚化場的途中,vivien對狗兒說
底迪,你好好的走,不要牽掛,到了天堂,就去找fifi(她以前過世的狗)

從小我就知道,想哭的時侯,要抬頭看著太陽或燈光
可以忍住眼淚
卻沒人告訴我黑夜裏怎麼做,才能不讓眼淚流下來

經過了這次,讓我對義工們的敬佩又加了三分
她們有最柔軟又堅強的心
社會該負的責任,卻由她們瘦弱的肩扛著

謝謝queen媽及長旺娘及長旺娘的男友,不顧一切飛奔而至
帶狗狗就醫,陪他最後一程

謝謝vivien,謝謝妳一點都不在乎載著屍體,長長的山路,
百忙中趕來送他

底迪,不要再輪迴了,不要再當狗了,如果你一定要變成狗
不要來台灣這狗間地嶽...



    全站熱搜

    Ali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